专栏
您的位置:主页 > 专栏 >

也就意味着其事极惨

时间:2019-04-22   编辑:admin   点击:59次

  朱东润《元好问传》云:“元好问诸诗,以七律为最高,七律诸诗,又以《岐阳三首》为最高。在这三首之中,充满了豪情。悲愤、可惜、纪念、怅恨,各类各样的情感,而又腔调铿锵,居全集之首,真是自有七律以来,不成多得的佳构。”这段话也许奖揄过当,但确实可称七律中的佳构。我小我更倾向于《壬辰十二月车驾东狩后即事五首》为其最高之作。这两组诗能够代表元好问最好的丧乱诗,但“丧乱”而谓之“最好”,也就意味着其事极惨,其情极哀。

  金哀宗正大八年(1231年)正月,窝阔台汗统蒙古探马红军二十万,立炮四百座,围攻岐山之阳的军事重镇凤翔府,血战数月,城破。元好问时在南阳令任上,闻讯而作《岐阳三首》。其一云:

  元好问(1190-1257),字裕之,号遗山。山西秀容(今忻州)人。金末与蒙古期间出名文学家、史学家。幼有神童之誉,金宣宗兴定五年(1221年)中进士,做过几处县令,官至行尚书省左司员外郎 。金亡后被囚数年,晚年回家乡隐居不仕,潜心著作。

  “三秦”指关中之地,“形胜”即得形势之胜。三秦自古以来就是形胜之国,旧称“百二江山”,就是说“秦地险固,二万人足当诸侯百万人也”。1222年,木华黎曾率军数十万围攻凤翔,月余不克不及下,可见此地该当安如盘石,能够不断据守下去吧?可是,千里却传说风闻凤翔沦亡的动静,是耶非耶?很不切当。《金史》说城陷于四月,《元史》说城陷于二月,连野史都各有说法,估量是城陷后蒙古军按例屠城,可能没有一小我活着能把动静传归去。

  首句写蒙古大军围城,冲锋陷阵的铁骑锐不成当,漫山遍野的营栅密欠亨风,鸟儿都震慑于那气焰,不得飞,不敢飞。“冬风浩浩发阴机”,是说浩荡的冬风刮来大雪。韩愈《辛卯年雪》的“翕翕陵厚载,哗哗弄阴机”,苏轼《癸丑春分后雪》的“不分东君专节物,故将新巧发阴机”,都把降雪视为上苍奥秘策动的一场霸术。这两句诗,繁体作“突騎連營鳥不飛,北風浩浩發隂機”,有着简体不成对比的即视感。“發隂機”三字,笔画繁密,更直观地写出那种巧施阴谋、暗设机关而凶恶难料的意味。

  蒙古与金的和平,是史上最酷烈的和平之一。凤翔的沦陷,等于关中的沦陷,也为金国的末日之战拉开了序幕。元遗山的泣血椎心之悲,亡国破家之痛,还在后头。

  “分明蛇犬铁山围”,蒙古军如毒蛇,如狂犬,将凤翔府团团包抄。字面上说的是铁桶阵,但“铁围山”也属佛典。释教认为四大部洲之外,有铁围山周匝如轮,极大暗中,无有光明。这也是鸟飞不外、令人失望的境地。

  这首诗,不只豪情充沛,腔调铿锵,并且意象奇特,意绪完密。对于诗人而言,光是充满了豪情是没有用的,还要依托于艺术抽象,使人能感之。好比这首诗,起首,它持续利用了动物的意象,“鲸”“鲵”“蛇”“犬”,再加上“鸟”,有超现实主义的骇异之感。其次,它持续利用了“鸟不飞”“铁山围”“涸”“穷途”等一系列阻绝的喻象,给人以一切生的可能性尽皆隔离的梗塞之感。最初,它持续利用了“不”“无”“空”等否认之辞(“无今古”“无空城计”犯重,不为小疵),给整首诗涂上浓厚的破灭之感。

  “偃蹇”(yǎn jiǎn),原义为高,引申为傲,描述霸凌强暴的样子。“鲸鲵”(jīng ní),大鱼,雄的叫鲸,雌的叫鲵。《左传》拿来比方吞食别国的不义者。但元好问这一句直承唐诗。司空图在《与李生论诗书》中列数本人满意的句子,“得于丧乱,则有……鲸鲵人海涸,魑魅棘林高。”大鱼搅扰人海,海水为之一空,喻蒙古军的泼辣酷虐。“到癫狂之处,就像两条关在水桶里的大鱼那样搅得暗无天日。”(巴别尔《我的第一笔稿费》)

  像上一首《楚汉战处》一样,再次用


上一篇:上一篇:习总书记出席会议并发表讲话
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